關註停車費漲價
  文/羊城晚報記者 許琛 實習生 洪楚君
  廣州市停車場差別化收費方案調整聽證會3月28日如期舉行。到場的24名代表就停車場差別化收費的方案提出來不少的意見,但對於如何才能做到合理地收費和有效地治堵,多個疑問仍有待解答。
  疑問1
  聯動治堵
  動態調整價格是否可行?
  聽證會上有代表建議,停車場收費調整後,相關部門應該建立實時的動態分析和評估的機制,用以確保相關措施得到順利的執行,定期報告治堵效果。政協委員韓志鵬甚至表示,可否參考出租車氣價聯動的方式,也來個治堵停車費聯動。意為按照公佈的擁堵繫數,一年做一次評估,用以調整停車費價格,乃至三類分區的停車收費價格。
  韓志鵬說:“聽證會後,物價局相關負責人還告訴我說,我提出的累進計費如果與擁堵繫數結合,是個不錯的想法”。儘管如此,還是要思考落到實踐上的問題,韓志鵬認為,目前他做的只是提建議而已,具體該如何評估和掛鉤是靠交通專家和政府人員。但他也很有信心,“因為有出租車氣價聯動的機製作為先例了”。
  廣東省房地產行業協會秘書長助理肖烈卻暗暗擔心,“聯動機制操作起來很難”,對於政府行政而言,“如果政府已有相應的工作網絡相對比較容易,不然則會困難”。
  廣州市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彭澎則表示,此方案不具有操作性,“聯動調價的周期多少合適呢,太長沒有意義,太短則紊亂,況且該如何監督”。而站在經營立場上說話的廣州市停車場協會常務副會長潘國璠表示,“聯動機制雖然是可行的,但卻連停車場基本的成本價都沒有考慮進去”,他強調說,都應在成本價的基礎上商量政策。
  疑問2
  制度滯後
  咪表收支何時能公開化?
  自從停車場差別化方案提出後,咪表收費一直是大家關註的焦點,尤其是廣州市內3.5萬個咪表中,屬於編製內咪表只有6000個,有的媒體按照物價部門公佈的財政數據折算,得出編製內的咪表一個僅上繳財政13元,剩下龐大的收入究竟去了哪裡?韓志鵬說,他提出咪表收費流向的疑問,財局和城投已分別作出回應,稱有償經營費和占道費是交給市和區兩級財政,城投也沒有收一分錢管理費。儘管如此,他還是堅持咪表公司要曬賬本,“因為咪表的收入是來自於公共資源”,由於物價局無權要求企業公開賬本,於是他建議將制度進行一定的改革,“比如說,由人大出面召開聽證會,那麼企業公開賬本就會名正言順一些”。
  同樣按照媒體的算法,某咪表公司年利潤已經超過“保本微利”的原則,甚至有“壟斷”的嫌疑。但這個算法遭到潘國璠的質疑,“路內停車要看不同的分區,像二類地區停車位比較多,但停車卻比較差,一類地區恰好相反,不能太過籠統”。咪表公司負責人也表示,咪表收費的地區差異和成本開支使得咪表公司不可能賺上千萬。
  不論“中槍”的咪表公司是否有冤屈,咪表收費的監管問題早已甚囂塵上。有媒體提出正式調價後,重新招投標的辦法,潘國璠則回應說,“現在的經營單位已簽訂了5年經營期的合同”。
  在監管咪表管理方面,有專家提出仿行番禺區為每個編製車位編號的方式推廣全市的路內停車位。肖烈對此表示認可,他建議建立一個咪表車位的查詢系統,“將全市所有合法的路內停車位在系統內標識出來,市民到某位停車一經查詢便可知道是否違法亂停,這樣就做到公開透明”。
  疑問 3
  監管不力過高收費或現“霸王車”?
  在廣州,停車位供應不足是造成交通問題的根本原因。咪表車位作為稀缺資源,定價走高可以理解。但現在給出的兩套方案中,咪表停車收費的上漲幅度達到100%左右值得商榷。聽證會上,各方對此討論頗多。
  廣州電子泊車管理有限公司的代表林鬱認為,漲到1小時16元比較合理,與潘國璠的意見相合。韓志鵬提出自己的“第三套方案”:每半小時累增1元的階梯式收費,引起了眾多關註。似乎多數代表對咪表定價都有意見。停車場協會負責人給出的理由在於:過高的漲幅只會引發車主“霸王車”現象大幅增加,加重收費員和車主之間的矛盾。
  潘國璠給出的回應是,“杜絕‘霸王車’只能靠自覺性”,而且只要收費標準的制定符合市場供求關係,收費員就能夠依照要求收錢,與車主之間的矛盾也得到緩和。在香港,如果停“霸王車”都會被無處不在的監控視頻拍到,交警會追蹤進行處罰,廣州在升價後,如果能做到這點,相信能有所杜絕。
  肖烈則認為應當長遠地看待漲價的問題,“要調整看問題的角度,政府不能因為害怕某些現象,而去妥協調整”。政府處理“霸王車”以及收費員與車主之間的矛盾的態度都應該是按照法律法規去處理,“該查就查,該罰就罰”。只可惜現在政府的狀況是監管不力,只能“慢慢樹立法律權威,市民和行政部門都要做到有法必依”。
  疑問4
  難度不小折衷方案能否出台?
  自物價局公佈兩套調價方案後,全民大討論一直沒有停歇過。媒體和政協委員就提出方案不能“二選一”,應該允許修改方案或者提出新的方案。物價局也明確表態方案不是“二選一”,最終方案會聽從各方合理意見做修改。但是聽證會的結果是25名代表中,3人贊成方案一,19人贊成方案二,僅有3人提出了新方案。這種“一邊倒”的現象,是不是意味著方案二會被直接通過呢?
  肖烈就提出質疑,“聽證會現場既沒有投資方,也沒有開發商代表”,作為停車場經營方的代表也只有寥寥幾位,“代表缺失,不能反映真實情況,政策沒有得到公共的認同,政府相當於自找麻煩”。
  潘國璠則認為,物價局起碼會考慮他的提議,方案按照其建議進行微調的可能性最大。彭澎也講出自己對方案調整的想法,“對住宅停車最好不漲或少漲,一類地區可適當漲一點;一類地區的咪表和商業停車場增幅可以大一點,但要分時段收取,三類地區以不漲為主,二類地區要多修大型停車場,儘量不收費,用於換乘”。
  除此以外,聽證會上有廣州停車場協會呼籲路內停車降價和韓志鵬提出的階梯式收費等新方案,尤其是後者與現行價格體系相比有明顯區別,政府採用和接納的難度不小。
  許琛、洪楚君  (原標題:停車費漲價方案聽證會留下四聲問)
創作者介紹

1004

su78sulmj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